安安与久

我度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恐怖的夜晚
就在昨晚,我的安全受到威胁,我的三观被刷新

阿四的烦恼:

Love is love 🌈🌈
Love is no wrong
世界本就是彩色的,何必让爱情非黑即白……

如何处理好恋爱与学习的关系

如何处理好恋爱与学习的关系(一)

许诺是一个大学生,在大学里他组建了一个乐队,叫栀子花,他是主唱。

苏凯文是一个大学老师,人品好,长得帅,光凭这两点就已经很吃香了,几乎是所有单身女老师的爱慕对象。

许诺成绩不是很好,不上不下,不高也不会挂,他喜欢唱歌和舞台胜过一切,经常翘课去练习,可是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新来的苏凯文很受欢迎,可他渐渐的发现,他的一个学生,好像不这么认为,因为苏凯文上课从来不点名,所以这个学生也总不来上课。

不能因为我可爱你就欺负我啊?

于是苏凯文决定他要点名了,重要的名字念一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他的课的其他学生听见后一脸懵逼,这老师什么毛病?过后便是一阵哭天抢地的鬼哭狼嚎。

甲说:我还没有交到女朋友呢!这是让我和教室红尘作伴的节奏啊!

乙说:我还没好好欣赏一下校园美丽的风景线呢!我的女神!

丙说:你们怎么那么惨,我已经交到一个可爱又温柔体贴的女盆友了,你们俩干脆内部消化吧。

甲、乙:滚!

当然,这三个人也就是某个爱逃课的主唱的室友,逃课不成反被欺,还听到了坏消息。于是他们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许诺,在他长达三分钟的情绪缓和后,从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到那老师叫谁!抄家伙!哦苏凯文啊那算了……。

什么叫算了!?啊!?不要怂就是干啊大兄弟!

这里面好像有问题…………经过三人的灵魂思考,也没有一丝丝头绪,于是他们决定探索发现之·许诺的秘密。

而苏凯文在无意间听到校花喜欢他这个逃课同学并不断追求的消息后,更是决定要好好教一教这个小孩如何正确的处理恋爱与学习的关系。

终极系列群宣

【影视】
还记得童年里热血又羞耻的终极系列吗?
废话不多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高亮)只开终极一班123,终极一家,终极三国,以上。
群号码:568682215

[霆峰衍生]晚安,我亲爱的人(凯诺)

  苏凯文一向醒得早,起床之后洗漱,收拾打扮,准时出门。

  拿着准备好的资料课本,走进教室,听到铃声后,上课。

  他的课从来不点名,但出勤率最高,这点是所有老师羡慕的。

  可是,有一个例外,让苏凯文有些头疼。刚开始,是一个男孩子,在自己上课没多久后,偷偷摸摸从后门弯着腰进来,脚步声搓了几步,停了。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苏凯文当他是蹭课的便没管。

  后来,苏凯文发现,他的每一节课,几乎都会在上课几分钟后,多出一个迟到的学生。有一天,他忍不住了,在那人坐下的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个人看向他的视线,瞬间惊慌失措的拿起同桌的书挡住自己,又偷偷露出一双大眼睛,悄悄的瞄自己。苏凯文觉得,这个孩子,真可爱。

  一下课,苏凯文还没来得及叫他,那个男孩子就跑了,他无奈,只能去问还没走的学生,那个人叫什么。

  许诺,名字挺好听。苏凯文笑道。

  那次以后,连着几节课,许诺都没有来了,苏凯文开始想,是不是自己那天吓到他了。上课没有听到偷偷摸摸的推门声和脚步声,竟然有些不习惯。

  学期快结束了,学生们和他关系最好,于是打算请他去玩。去哪儿?苏凯文被他们拉着走。去听演唱会!学生们这样回答。演唱会?谁的?他记得有学生跟他说,许诺自己有一个乐队,他是主唱。演唱会的话……他应该也会去吧。

  苏凯文被带到了一个酒吧,说话声,歌声,乐器声交杂在一起,喧闹个不停,让他有点头疼。这算哪门子演唱会。他不喝酒,于是开始朝台前挤,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挤到了台下,旁边一个女生突然喊:主唱!我爱你!

  苏凯文揉揉耳朵,辣。

  嗯?主唱?许诺?

  还没反应过来,歌声已经响起,这个声音好熟悉。

  “栀子花开……”

  “同学,同学,让一让……”

  “他叫许诺。”

  对啊,许诺,这声音这么像他。

  苏凯文抬头,脑海里翻来覆去想了无数遍的脸,就在眼前,表情认真,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脸颊微红,显然很兴奋。

  苏凯文就这么盯着他看了整整两首歌的时间,许诺都没有注意到他。直到最后一首歌结尾,鞠躬时,他的眼神再次和苏凯文的眼神交汇,他又慌了,忙打了个招呼下台,还险些被电吉他的线绊倒。

  临走时,学生们拉着苏凯文,让他再玩会儿,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了。

  这帮熊孩子精神怎么这么好,平时上课像是和周公热恋期一样,一下课就是分手后回归单身狗的放飞自我。

  正准备拒绝学生们留下来的邀请,旁边传来了一阵小小的躁动声,苏凯文扭过头看,许诺被一个男生揽着肩走过来,在苏凯文面前站定。

  “你自己说的,哥们儿我可是在帮你,自己不说以后别找我们哼哼”

  ???说什么?苏凯文有种预感,那种上大学时被女同学递情书的预感。

  那男生说完就走了,剩下苏凯文和许诺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这边的学生们也不闹了,毕竟看热闹要紧。

  许诺低着头,双手在身侧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像是下了很的决心似的。他抬起头,看着苏凯文。

  “苏老师,我喜——”

  “我也是”

   ???exo me???真的???

  “苏老师你误会了,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然后……”

  “你选的什么?”

  “啊?”

  苏凯文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你选的什么?”

  许诺又低下头,虽然灯光很暗,但苏凯文依然看到,许诺的耳朵更红了,连脖子也是。

  苏凯文上前一步,将人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的问了第三遍,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你选的什么?”

  “……真心话。”

  苏凯文笑了出来,把他抱得更紧。

  “我也是。”

 
  那之后,当天见证了两人互相告白的见证人们,一传十十传百,苏凯文和许诺在一起了,成了个公开的秘密。

  校长知道后,通知苏凯文去见了他。

  许诺在办公室门口走来走去,生怕苏凯文一出来,后面跟着的校长就说,你们分手吧。

  然后,门打开,苏凯文从办公室出来,一脸忧愁。许诺快哭了,只见苏凯文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单膝跪下。许诺懵了。

  “诺诺,我们结婚吧”

  ??????????

见他没有反应,苏凯文也要哭了。

  “老婆……”

  “诶你你你……”

  “我们结婚吧……”带着哭腔和一万分的宝宝委屈。

  “好。”这估计是许诺反应最快的一次。

 
  于是两人在家人和学校同学同事的张罗下,结了婚洞了房。

  后来,苏凯文瘫在沙发上,许诺瘫在苏凯文身上,电视里放着广告,许诺睡意昏沉。

  “现在的电视台怎么这样啊……不是说了广告时间不许插播电视剧吗……”

  苏凯文调着频道用蹩脚的普通话吐槽。

  许诺打了个哈欠,苏凯文关掉电视抱起他朝卧室走。

  “对了……那天,校长跟你说了什么啊……”

  许诺迷迷糊糊问道,没睡醒的声音比平常还软糯了几分。

  苏凯文把他放到床上,俯身亲亲他额头。

  “明天你自己去问他好了,现在,你老公和我老婆要睡觉了”

  苏凯文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顺便把自己和许诺在被子里裹好。

  “什么鬼……”

  许诺笑着拍他一下,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苏凯文笑着亲亲许诺的额头。

  “晚安,我亲爱的。”

 
只是个脑洞产物,写写两人的日常,顺便撒撒糖。

迟来的圣诞节番外·Marry Christmas(下)

  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毕忠良,陈深一惊手抖按了拒接。

  ………………

  啊啊啊老毕!!

  不等人再次打来,陈深手忙脚乱的给毕忠良打了过去,电话通了的同时,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陈深握着电话走到门边,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

  他忙打开门,看见了一身红白打扮,戴着圣诞帽,手上捧着一个礼盒的毕忠良。看见陈深打开门惊呆了的样子,毕忠良上前一步将人抱到了怀里。

  “阿深,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

  “老毕……不怪你,那张床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起买的,我没丢,放仓库里的。”

  没等毕忠良说完陈深就先抢过了话头,软下了态度,本来就不是老毕的错,是他心烦说错话,这个人还连夜赶来跟他道歉,这让陈深心底有了愧疚感。

  “乖,让你睡得不好是我的错。”

  “咳”

  “想什么呢”

  “没什么”

   于是和解的两人在门口又开始卿卿我我,正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陈深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深哥醒了吗,六点了咱们要开始准备了。”

  “嗯……”

  “怎么了?”

  “可以不去吗?”

  陈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巨响,正准备开口,电话却被身后的人伸手接了过去。

  “我是毕忠良,不用取消,我会陪陈深去。”

  说罢挂了电话笑着看着陈深。

  “你没有工作吗?”

  “我推了,陪你”

  于是扁头一行人在把车开到酒店楼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比平常还要虐狗的两个人。

  这是和好了?老毕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爸爸!(误)

  有了毕忠良的陪伴,陈深似乎安心了许多,广告拍摄的也无比顺利,连摄影师都说阿深今天的状态是前几次拍摄以来最好的一次,广告拍摄结束后就要准备直播,于是陈深一时突发奇想,离开始直播还有几分钟就打开了直播间,陈深拿着手机坐在了化妆间里跟粉丝打招呼。毕忠良纳闷,这是要干嘛?

  接下来,陈深就做了一件事,他叫来化妆师,说了句:

  “给我卸妆。”

  ???!!!

  扁头在旁边不住小声提醒着没有这一项,一边又心惊胆战的开始祈求这祖宗可千万没熬夜没长痘否则又要被黑粉拿去炒作了……

  而这边陈深已经卸了妆完全素颜,卸了妆的陈深脸上肤色比平时白了些,,和化妆时几乎没有差别,整个人甚至看起来比平时还小了几岁,整张脸白白嫩嫩的,旁边的灯光正好打在侧脸,还能看到耳朵上的小绒毛,整个人就像一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的。

  “啊啊啊阿深今天炒鸡可爱!”

  “天啊深哥素颜颜值更高了”

  “前面说素颜颜值高的颜值不高能把老毕拐回家嘛”

  “哈哈哈哈说拐回家的谁拐谁啊”

  “听说今天老毕有陪深哥诶”

  “我的妈呀上面说真的?!深哥求老毕出镜啊啊啊啊”

  “求老毕出镜+1”

  “求老毕出镜!”

  直播间刚开没几分钟就已经有了十多万的人,弹幕刷的飞起,刚开始还正常,后来就变成了整片整片的求老毕出镜。陈深无奈,转头朝正对着他发呆的毕忠良问了句,

  “我的粉丝说要让你出镜”

  特意加重了“我的”两个字。

  “嗯?我可以出镜吗”

  毕忠良朝旁边的扁头示意,得到回答说没问题后自觉的坐到了陈深身边光荣出镜。

  “啊啊啊啊老毕!”

  “老毕今天也超帅!”

  “老毕是特意来陪深哥的吧!不行了这股恋爱的酸臭味”

  “来啊给朕端上朕的高级狗粮!”

  “嘤嘤嘤我要得糖尿病了!”

  ……

  在粉丝的积极互动和毕深两人偶尔的撒狗粮下直播时间很快就到了。

  “好了我们的直播要结束啦,大家早点休息啊”

  “我们下次见~”

  圆满结束了直播,陈深以为会直接回酒店,却听到毕忠良说要去买点东西,而扁头也提前下了车说临时有点事要走,便将陈深完完全全的丢给了毕忠良。

  陈深看着车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扭头看着毕忠良,

  “你说的买东西就是一直在这几条路上打转?”

  “等等,我在找”

  陈深完全被磨的没了脾气,只能任毕忠良指挥司机绕了一圈又一圈,晚上十一点半终于回到了酒店楼下。

  “不是买东西?”

  “那家店可能搬走了”

  “……”

  编,接着编。陈深不知道毕忠良在打什么主意,但他已经看出来毕忠良在故意拖时间,他也不戳穿,将计就计看看毕忠良到底要干嘛。

  两人走到了房间门口,毕忠良从陈深衣服里摸出房卡,一边牵起他的手一边打开了门。

  房间里一切如常,毕忠良脸已经黑了大半。

  “……老毕?你干嘛呢”

  “没什么,收拾收拾准备睡觉吧”

  “等等!有句话你不打算跟我说吗?”

  毕忠良转身紧盯着陈深,他几乎要肯定陈深知道了他的那些小动作。

  “今天是圣诞节啊老毕,你不说点什么吗”

  毕忠良又庆幸陈深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又为没有准备到位让他白高兴半天感到失落。他笑着把陈深抱进怀里,收紧手臂,

  “Marry Christmas”

  “老毕,Marry Christmas”

  “No,marry me”

  陈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了,知道毕忠良一整天都在紧张是为什么,知道前几天为什么听到唐山海说毕忠良好像在打听珠宝店,知道了他为什么不在短信里说清楚而要推掉所有工作来找他了。

  “好”

  “真的?!”

  “嗯”

  毕忠良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他抱着陈深又问了一遍,在得到对方略不耐烦的回答之后欣喜若狂,然后开始尴尬。

  “可是……我现在身上没带戒指”

  “那就回去再求一次,我心情好答应了就戴,心情不好没答应就准备继续求吧”

  毕忠良:宝宝心里苦bu

  这个时候毕忠良的电话响了,是扁头。

  “那个,毕老师,你们已经到酒店了?”

  “……嗯”

  “那我还要不要上去”

   “等着,我一会儿下来”

  挂了电话,陈深一脸狐疑,

“你什么时候和扁头关系这么好了?”

  “没什么,你先去洗澡吧”

  虽然疑问可陈深的大脑还沉浸在刚才的求婚中反应不过来,便也没说什么进了浴室,毕忠良一直等到浴室中水声响起后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下楼去找到了扁头。

  回来时陈深还没出来,毕忠良兴致勃勃的开始准备,等到陈深从浴室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毕忠良贵妃状躺在床上,衬衣扣子被扯开几颗,深情的看着陈深,看得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毕,你干嘛呢”

  “阿深,过来,来我这儿”

  陈深疑惑的走过去,刚到床边就被毕忠良抓住手一扯倒在了床上,毕忠良压在他身上,两眼放光。

  “求了婚,该做正事了吧”

  毕忠良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陈深浴袍的腰带。

  “老毕,你等等,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陈深便被毕忠良铺天盖地的吻堵住了嘴,之后就再也没有说出过一句完整的话。

   一列高铁开过_(:з」∠)_

  第二天清早,陈深迷迷糊糊醒过来,浑身清爽就是腰有点酸,不至于让陈深问候毕忠良他亲戚。

  揉揉眼睛却发现无名指上套着什么东西。

  一枚戒指,毕忠良的求婚戒指。

  “Marry Christmas”

  “No,marry me”

  我们相爱吧  圣诞节番外  完

 
以上marry me这个梗出自于在空间看到的一个段子,觉得很甜,希望下一个圣诞节,也有人对你们说这句话。

啊……相爱的坑还没填完我又想开霆峰文了……我是不是没救了_(:з」∠)_

小可爱们新年快乐!
2017年希望身边的人都好好的,事事顺利,平安健康,
希望能早点见到我老婆,希望霆峰两人越来越好,
希望我能填完所有的坑(。・ω・。)ノ♡
爱你们

迟来的圣诞番外篇·Merry Christmas(上)

  陈深很早就醒了。

  打开手机,12月25日,圣诞节。

  时间才凌晨五点,离经纪人来接他还有两个小时。

  当然,陈深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丢下手机睡回笼觉,而是……“顺便”看了眼未接电话和短信。

  未接电话有5个,短信却只有一条,是毕忠良发的,内容大概是深深啊在外地好好照顾自己冬天了多穿点衣服别耍帅要回家了打个电话我去接你balabala……陈深气的把手机丢回床上,扯过被子蒙住头。这个毕忠良,整条短信都快比作者更新的文字数多了(咳),竟然没有一句是给自己道歉的!

  陈深在前一天和毕忠良闹了点矛盾,原因是陈深在网上买了一张床,kingsize。并且没有给毕忠良任何消息。所以当毕忠良出差了一个星期后回到家走进卧室时傻眼了。我在哪儿?我是谁?这是哪儿?我该去哪儿?我家的狗窝呢?!清醒了一下,毕忠良给陈深打了电话,陈深这边正在公司开会讨论圣诞节的通告,听到可能需要在圣诞节当天拍摄一个广告还要直播,加起来估计得有整整一天时间的时候,陈深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原因是我要和我男人过第一个二人圣诞节。可话刚说完没多久陈深就接到了来自他男人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语气难得正经,跟他说了床的事,陈深也严肃起来。

  “那张床太小了,不够折腾,我就换了张大的。”

  “什么叫乱花钱?那张床睡久了硬邦邦的,我低血糖睡不好会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毕忠良你再说一遍?好,你不想回去,我还不想回去呢!你不用说了,今晚我就回北京,那房子你一个人住吧,老子不玩了”

  跟过来的扁头听到陈深越说反应越大,但最后反而平静下来,扁头就知道,这祖宗真生气了。本想说让他回家玩几天心情好了再说的时候,就看到陈深大步走过来,把手机往他怀里一丢,说了句“广告我接了,订机票,今晚就去北京”,就一走了之,扁头一脸懵逼。

  于是一切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陈深和毕忠良,因为一张床,第一次吵了架。他单方面分手,连夜从上海飞到北京住酒店,毕忠良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像往常一样在忙完的深夜给他发短信让他照顾好自己。

  什么鬼,搞得自己像是个不分青红皂白发脾气的小女生一样,还期待人家跟自己道歉。

  陈深叹气,自己本来不想发脾气的,可是听到公司的通知,想到几乎每次节日都会被叫去赶通告,没有几个节日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就有点闹心,再加上毕忠良的一句“我不想回去”更是雪上加霜,所以才脑子一热说出了那种类似分手的话,现在想想,还真是差劲。

  手指停在拨号键处,却迟迟按不下去,陈深自尊心强,让他去低声下气的道歉的次数几乎手指都数的过来,可毕忠良是他的爱人不是别人,他想要跟他道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毕忠良。
 

  猜猜陈深会不会接受道歉?

我是罪人_(:з」∠)_
最近遇到了很多事,文怎么写都觉得不甜不满意,万分抱歉,我不会弃坑的_(:з」∠)_
圣诞节番外会在这几天更新
真的真的,很抱歉各位看文的小伙伴们[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