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材昱重度沉迷者

尹崔尹 总有一天

依然是短篇意识流……


ooc有,私设有,若有不适慎点


距离尹华平失踪已经一年了,崔允和吉英始终不相信他就这样和朴日图同归于尽,像他那样的人,固执又顽强,不会就这么消失。


诅咒并没有因为朴日图的消失而失效,可能是因为恶鬼并没有消失,毕竟每个人内心都存在恶,有恶就会有心魔,鬼不会自己出现,而是因为人内心的恶意、谎言、痛苦、害怕,罪恶感而产生,他会利用这些去引出人内心的弱点,逐个攻破让人的心理防线更加虚弱,让他们觉得是自己的自我暗示,去抱怨世界的不公,去做他们内心最想要做的恶事来得到一时快乐,谁都有心魔,谁也不例外。


朴日图只是一个称呼,在“朴日图”消失以后,会有其他名字的恶鬼出现,悄无声息,就像附身在尹华平身上时所说的,他叫朴日图,也叫尹华平,他可以是任何人,世间从不缺少恶。


也许这就是诅咒没有消失的原因吧。


崔允知道,从尹华平失踪以后,教区让崔允禁闭自我反省了一个月,吉英经常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关于调查尹华平行踪的消息,哪怕是一点点有可能的希望也不会放过,而他在禁闭的一个月里,脑海里全是尹华平,每当他想起尹华平,身上的伤痕就会刺痛,仿佛在告诉他,这是他的心魔,因谁而存在。于是崔允便更加想念尹华平。


从头到尾的思考,从长大后第一次见面互相不满到海边被掐着脖子时隐隐约约听到吉英说的要守护自己的话,这中间,崔允的心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恨过他让自己成为小时候同龄人嘲笑的孤儿,讨厌过他固执和横冲直撞的性格,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身为驱魔司祭的规则,受到教区的批评甚至收回驱魔司祭的职位。他以为只要疏离他和姜吉英,就会回到轨道,就算要找朴日图,也是作为神父的责任,而不是两个无宗教信仰的人能做的事。


后来事实告诉他错了,他们三个人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少一个也不行。


或许是从尹华平不顾别人的感受大大咧咧的进他家,又嘴硬的关心开始,又或许是更多时候,崔允发现他无法自拔的想要看见尹华平,想要守护他,就算会死又怎么样。


尹华平和着他的十字架失踪以后,崔允才逐渐明白了这是什么心情。


照顾爷爷的大叔告诉他们,钱不用给了,经常会有救助的钱和生活用品,帮忙送东西的大叔告诉了他们那个人的地址,就像崔允一年来在内心不停祈祷的那样,他们正一步一步走向那个人。


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是真实的尹华平,头发长了,微微遮住失明的右眼,整个人黝黑,看起来邋邋遢遢,鲜活又完整的站在他们面前。


吉英冲上去用力拍了他的肩膀,力度之大让崔允看着都觉得自己肩膀有些疼,然后是一向男子气概的女刑警大声的抱怨,刚开始带着气愤,渐渐带上了哭腔,后来没了声音逐渐平静下来,抬手胡乱擦了擦脸,笑着又拍他一下。


“回来就好”


崔允全程就像定住了一样站在那里看着尹华平,仿佛要把他刻进眼睛里,那是尹华平第一次看见崔允笑,红着眼眶嘴角却抑制不住上扬的笑。


他拍了拍吉英,走过去伸手抱住崔允,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们神父还是这样,不苟言笑,怎么看到我这样很嫌弃吗”


胸膛与胸膛贴紧,崔允感受到十字架贴在两人中间,就像在海里那时,手上的十字架的另一头是尹华平,但这次,他不会让尹华平把链子解开了。


尹华平感到一双手用比自己还大的力度抱住了自己,安心的笑了笑。


在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日子里,我一边祈祷着你能过上想要的生活,一边希望能再见你一面,前者是我的抱歉,后者是我的自私,可是你告诉我,两者兼有。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


总有一天,我要告诉你关于我的爱情。


评论
热度(25)

© 林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