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材昱重度沉迷者

迟来的圣诞番外篇·Merry Christmas(上)

  陈深很早就醒了。

  打开手机,12月25日,圣诞节。

  时间才凌晨五点,离经纪人来接他还有两个小时。

  当然,陈深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丢下手机睡回笼觉,而是……“顺便”看了眼未接电话和短信。

  未接电话有5个,短信却只有一条,是毕忠良发的,内容大概是深深啊在外地好好照顾自己冬天了多穿点衣服别耍帅要回家了打个电话我去接你balabala……陈深气的把手机丢回床上,扯过被子蒙住头。这个毕忠良,整条短信都快比作者更新的文字数多了(咳),竟然没有一句是给自己道歉的!

  陈深在前一天和毕忠良闹了点矛盾,原因是陈深在网上买了一张床,kingsize。并且没有给毕忠良任何消息。所以当毕忠良出差了一个星期后回到家走进卧室时傻眼了。我在哪儿?我是谁?这是哪儿?我该去哪儿?我家的狗窝呢?!清醒了一下,毕忠良给陈深打了电话,陈深这边正在公司开会讨论圣诞节的通告,听到可能需要在圣诞节当天拍摄一个广告还要直播,加起来估计得有整整一天时间的时候,陈深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原因是我要和我男人过第一个二人圣诞节。可话刚说完没多久陈深就接到了来自他男人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语气难得正经,跟他说了床的事,陈深也严肃起来。

  “那张床太小了,不够折腾,我就换了张大的。”

  “什么叫乱花钱?那张床睡久了硬邦邦的,我低血糖睡不好会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毕忠良你再说一遍?好,你不想回去,我还不想回去呢!你不用说了,今晚我就回北京,那房子你一个人住吧,老子不玩了”

  跟过来的扁头听到陈深越说反应越大,但最后反而平静下来,扁头就知道,这祖宗真生气了。本想说让他回家玩几天心情好了再说的时候,就看到陈深大步走过来,把手机往他怀里一丢,说了句“广告我接了,订机票,今晚就去北京”,就一走了之,扁头一脸懵逼。

  于是一切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陈深和毕忠良,因为一张床,第一次吵了架。他单方面分手,连夜从上海飞到北京住酒店,毕忠良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像往常一样在忙完的深夜给他发短信让他照顾好自己。

  什么鬼,搞得自己像是个不分青红皂白发脾气的小女生一样,还期待人家跟自己道歉。

  陈深叹气,自己本来不想发脾气的,可是听到公司的通知,想到几乎每次节日都会被叫去赶通告,没有几个节日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就有点闹心,再加上毕忠良的一句“我不想回去”更是雪上加霜,所以才脑子一热说出了那种类似分手的话,现在想想,还真是差劲。

  手指停在拨号键处,却迟迟按不下去,陈深自尊心强,让他去低声下气的道歉的次数几乎手指都数的过来,可毕忠良是他的爱人不是别人,他想要跟他道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毕忠良。
 

  猜猜陈深会不会接受道歉?

评论(4)
热度(35)

© 林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