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材昱重度沉迷者

迟来的圣诞节番外·Marry Christmas(下)

  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毕忠良,陈深一惊手抖按了拒接。

  ………………

  啊啊啊老毕!!

  不等人再次打来,陈深手忙脚乱的给毕忠良打了过去,电话通了的同时,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陈深握着电话走到门边,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

  他忙打开门,看见了一身红白打扮,戴着圣诞帽,手上捧着一个礼盒的毕忠良。看见陈深打开门惊呆了的样子,毕忠良上前一步将人抱到了怀里。

  “阿深,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

  “老毕……不怪你,那张床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起买的,我没丢,放仓库里的。”

  没等毕忠良说完陈深就先抢过了话头,软下了态度,本来就不是老毕的错,是他心烦说错话,这个人还连夜赶来跟他道歉,这让陈深心底有了愧疚感。

  “乖,让你睡得不好是我的错。”

  “咳”

  “想什么呢”

  “没什么”

   于是和解的两人在门口又开始卿卿我我,正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陈深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深哥醒了吗,六点了咱们要开始准备了。”

  “嗯……”

  “怎么了?”

  “可以不去吗?”

  陈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巨响,正准备开口,电话却被身后的人伸手接了过去。

  “我是毕忠良,不用取消,我会陪陈深去。”

  说罢挂了电话笑着看着陈深。

  “你没有工作吗?”

  “我推了,陪你”

  于是扁头一行人在把车开到酒店楼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比平常还要虐狗的两个人。

  这是和好了?老毕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爸爸!(误)

  有了毕忠良的陪伴,陈深似乎安心了许多,广告拍摄的也无比顺利,连摄影师都说阿深今天的状态是前几次拍摄以来最好的一次,广告拍摄结束后就要准备直播,于是陈深一时突发奇想,离开始直播还有几分钟就打开了直播间,陈深拿着手机坐在了化妆间里跟粉丝打招呼。毕忠良纳闷,这是要干嘛?

  接下来,陈深就做了一件事,他叫来化妆师,说了句:

  “给我卸妆。”

  ???!!!

  扁头在旁边不住小声提醒着没有这一项,一边又心惊胆战的开始祈求这祖宗可千万没熬夜没长痘否则又要被黑粉拿去炒作了……

  而这边陈深已经卸了妆完全素颜,卸了妆的陈深脸上肤色比平时白了些,,和化妆时几乎没有差别,整个人甚至看起来比平时还小了几岁,整张脸白白嫩嫩的,旁边的灯光正好打在侧脸,还能看到耳朵上的小绒毛,整个人就像一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的。

  “啊啊啊阿深今天炒鸡可爱!”

  “天啊深哥素颜颜值更高了”

  “前面说素颜颜值高的颜值不高能把老毕拐回家嘛”

  “哈哈哈哈说拐回家的谁拐谁啊”

  “听说今天老毕有陪深哥诶”

  “我的妈呀上面说真的?!深哥求老毕出镜啊啊啊啊”

  “求老毕出镜+1”

  “求老毕出镜!”

  直播间刚开没几分钟就已经有了十多万的人,弹幕刷的飞起,刚开始还正常,后来就变成了整片整片的求老毕出镜。陈深无奈,转头朝正对着他发呆的毕忠良问了句,

  “我的粉丝说要让你出镜”

  特意加重了“我的”两个字。

  “嗯?我可以出镜吗”

  毕忠良朝旁边的扁头示意,得到回答说没问题后自觉的坐到了陈深身边光荣出镜。

  “啊啊啊啊老毕!”

  “老毕今天也超帅!”

  “老毕是特意来陪深哥的吧!不行了这股恋爱的酸臭味”

  “来啊给朕端上朕的高级狗粮!”

  “嘤嘤嘤我要得糖尿病了!”

  ……

  在粉丝的积极互动和毕深两人偶尔的撒狗粮下直播时间很快就到了。

  “好了我们的直播要结束啦,大家早点休息啊”

  “我们下次见~”

  圆满结束了直播,陈深以为会直接回酒店,却听到毕忠良说要去买点东西,而扁头也提前下了车说临时有点事要走,便将陈深完完全全的丢给了毕忠良。

  陈深看着车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扭头看着毕忠良,

  “你说的买东西就是一直在这几条路上打转?”

  “等等,我在找”

  陈深完全被磨的没了脾气,只能任毕忠良指挥司机绕了一圈又一圈,晚上十一点半终于回到了酒店楼下。

  “不是买东西?”

  “那家店可能搬走了”

  “……”

  编,接着编。陈深不知道毕忠良在打什么主意,但他已经看出来毕忠良在故意拖时间,他也不戳穿,将计就计看看毕忠良到底要干嘛。

  两人走到了房间门口,毕忠良从陈深衣服里摸出房卡,一边牵起他的手一边打开了门。

  房间里一切如常,毕忠良脸已经黑了大半。

  “……老毕?你干嘛呢”

  “没什么,收拾收拾准备睡觉吧”

  “等等!有句话你不打算跟我说吗?”

  毕忠良转身紧盯着陈深,他几乎要肯定陈深知道了他的那些小动作。

  “今天是圣诞节啊老毕,你不说点什么吗”

  毕忠良又庆幸陈深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又为没有准备到位让他白高兴半天感到失落。他笑着把陈深抱进怀里,收紧手臂,

  “Marry Christmas”

  “老毕,Marry Christmas”

  “No,marry me”

  陈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了,知道毕忠良一整天都在紧张是为什么,知道前几天为什么听到唐山海说毕忠良好像在打听珠宝店,知道了他为什么不在短信里说清楚而要推掉所有工作来找他了。

  “好”

  “真的?!”

  “嗯”

  毕忠良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他抱着陈深又问了一遍,在得到对方略不耐烦的回答之后欣喜若狂,然后开始尴尬。

  “可是……我现在身上没带戒指”

  “那就回去再求一次,我心情好答应了就戴,心情不好没答应就准备继续求吧”

  毕忠良:宝宝心里苦bu

  这个时候毕忠良的电话响了,是扁头。

  “那个,毕老师,你们已经到酒店了?”

  “……嗯”

  “那我还要不要上去”

   “等着,我一会儿下来”

  挂了电话,陈深一脸狐疑,

“你什么时候和扁头关系这么好了?”

  “没什么,你先去洗澡吧”

  虽然疑问可陈深的大脑还沉浸在刚才的求婚中反应不过来,便也没说什么进了浴室,毕忠良一直等到浴室中水声响起后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下楼去找到了扁头。

  回来时陈深还没出来,毕忠良兴致勃勃的开始准备,等到陈深从浴室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毕忠良贵妃状躺在床上,衬衣扣子被扯开几颗,深情的看着陈深,看得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毕,你干嘛呢”

  “阿深,过来,来我这儿”

  陈深疑惑的走过去,刚到床边就被毕忠良抓住手一扯倒在了床上,毕忠良压在他身上,两眼放光。

  “求了婚,该做正事了吧”

  毕忠良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陈深浴袍的腰带。

  “老毕,你等等,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陈深便被毕忠良铺天盖地的吻堵住了嘴,之后就再也没有说出过一句完整的话。

   一列高铁开过_(:з」∠)_

  第二天清早,陈深迷迷糊糊醒过来,浑身清爽就是腰有点酸,不至于让陈深问候毕忠良他亲戚。

  揉揉眼睛却发现无名指上套着什么东西。

  一枚戒指,毕忠良的求婚戒指。

  “Marry Christmas”

  “No,marry me”

  我们相爱吧  圣诞节番外  完

 
以上marry me这个梗出自于在空间看到的一个段子,觉得很甜,希望下一个圣诞节,也有人对你们说这句话。

评论
热度(30)

© 林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