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材昱重度沉迷者

澜巍 关于四季(二)

澜巍,澜巍,澜巍

时间线在原著大战之后,赵云澜恢复昆仑君记忆,沈巍复活生出了魂魄

私设赵云澜同时有了昆仑之力,沈巍成为普通人。

OOC有,原著与剧版同在,不要在意细节。

沈巍现在开始怀疑自己当时答应赵云澜约会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他话音刚落就被赵云澜拉到校门口,被迫戴上和赵云澜的一模一样被称为情侣样式的头盔,坐上了自己从未坐过的机车……还被赵云澜拉着手臂环着他的腰,以一种八点偶像剧女主角的姿势靠在他背上,还因为赵云澜的安全着想不能反抗,只能僵硬的抱着他,更何况周围已经有了一些认识他的学生在议论纷纷。

“那是沈教授?他竟然会坐这种车,他之前可都是走路或者打车的啊,骑车的那个人好眼熟啊……”

“那身衣服绝对是沈教授,全校只有沈教授能撑得起各式西装三件套,我绝对不会看错”

“骑车的那个人好像是之前来学校里调查一个案子的人……我好像还听见过沈教授叫他赵处长,他们关系居然这么好了”

“好想去看看他们去哪儿啊,要是能来一个偶遇就……”

得了吧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我和我老婆约会怎么可能让你们跟着。 赵云澜从后视镜看不到人的脸,到能从环在他腰上那双僵硬的手臂能够想象到,沈巍现在有多澜巍情(不是) 难为情,肯定连脖子都红透了……赵云澜心里痒得不行,又想赶快进行下一步,只能咬咬牙忍了,伸手握住沈巍有些冰凉的手指,往自己外套里放顺便按紧了不让他把手拿出来,状似无意的往刚才那几个女学生的方向看了一眼,笑了笑:

“抱紧了,媳妇儿,出发了啊”还故意加重了“媳妇儿”三个字,随后发动车嗖的一声走了,留下一众呆若木鸡的学生。

?????? !!!!!!

“他……刚刚……叫……沈教授……什么?”

“好像是……媳妇儿” “沈教授……有男朋友了?!”

丢下了重磅炸弹的赵云澜心情很好,骑着车一路火花带闪电(并不)的去了购物商场,停好车扭过头看见自家教授还在手足无措的解头盔,一口气没忍住笑了出来,一边调侃他一边伸手解头盔:

“我说黑老哥,你这异能不是学习吗?你这杂七杂八的学了这么多,还是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你是学不会呢呢还是不愿意学啊?”

“我……之前过了这么多年,很少主动和人打交道,除非必要,我都会直接前去商议,电子器械设备对我来说,不是必要的东西”

“那现在不一样了啊,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你那座机安在办公室里谁都能接,我要是什么时候想听你声音了都不一定能如愿”

赵云澜说得可怜巴巴,语气里还带着小媳妇状的埋怨,听得沈巍心头抖了抖,还想说点什么,却看见他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嘴里开始跑车轱辘。

“算了算了,反正咱俩天天都在一起,而且我还听过你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呢,也不亏”

“赵云澜!你不许说了”

“好好好听老婆的”

闭上嘴的赵云澜仿佛把说话的热情全放在给沈巍挑衣服上,一会儿是卫衣一会儿又是外套,沈巍也从来不会拒绝他,就拿着衣服不厌其烦的穿给他看,赵云澜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家老婆果然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索性把跟在沈巍后面把他试穿过的衣服都让导购打包起来,等他们打算结账的时候沈巍才发现,皱了皱眉打开袋子看了看,选了几件和赵云澜风格比较相似的衣服,剩下的都一股脑退了,晾着赵云澜在旁边干着急:

“小巍,这些衣服你穿很好看的,别退了,偶尔也得换换风格啊”

“我衣服够穿了,要换风格我也可以穿你的”

沈巍一脸严肃对着赵云澜直接一句话把他准备出口的话堵死在嗓子里,随后笑得眼睛都成了小月牙,大庭广众的一路搂着沈巍不撒手耍赖皮。

“宝贝儿,想要我抱你就直说,又不会笑话你,还想穿我的衣服,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都穿了我哪些衣服啊?第一次见你那件有穿吧,还有那件皮衣,还有件牛仔外套……”

“不正经!”

赵云澜眼看着沈巍因为被自己戳穿而红透的耳朵,心里瞬间就想把什么乱七八糟的纯情高中生约会全扔了,直接带着沈巍回他俩的小房子里,可是理智告诉他还不行,从他说出约会两个字的时候,沈巍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了心中最想要的奖励却又倔强的不肯表现出来一样,他不止把约会当做约会,他把那两个字听进了耳朵里,流进了心里,却又从眼底漫出来,赵云澜不舍得就这样结束对于他们两个第一次正式又意义非凡的约会。 两个人兜兜转转逛了不少店,最后在沈巍的坚持下保住了赵云澜的钱包,又骑着车去了郊区,刚开始沈巍还很疑惑为什么赵云澜坚持要带他来这片尚未开发的郊外,直到看见了眼熟的山崖边。

“怎么样?这个地方,和那个时候很像吧?”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说好了的约会,我当然得认真对待啦,说真的,小巍,当时在这里,我看到那个时候的你,就想把你带回家,筑金屋以藏之,当然,我现在也实现了”

“赵云澜……”

沈巍看着赵云澜,一万年前的初生鬼王,被迫背负着所谓的使命,也从来不知道甜的滋味,直到遇见昆仑,他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甜,但在那以后的一万年,他因为心里挂记的这一份甜,经历了更多的痛和苦,他不是不爱吃甜的,也不是喜欢棒棒糖的滋味,只是因为那个让他尝到了甜的滋味的人,没有赵云澜,什么都不是甜。 赵云澜眼看着沈巍眼圈慢慢红起来,可表情还是那样隐忍不发,仿佛千万年前那样,只要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就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可偏偏赵云澜知道,沈巍的一切他都想知道,他不需要沈巍在他面前强装坚强,他希望他能够在他面前能够活为自己,像初次见面的小鬼王一样。所以每当赵云澜看到沈巍这幅表情以后,心里除了心疼,还有苦闷,他固然爱他,可这样倔强的沈巍,他只能忍着心疼逼他,逼他苦到心里,苦到自己说出来。 赵云澜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棒棒糖,撕开糖纸叼在嘴里,笑着问他:

“沈巍,你戴着面具,别人看不到你的表情,可你的手要是抖了怎么办?”

沈巍一愣,想起了那时的对话,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赵云澜会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便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那就要动作快啊,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

如同那时一样,话还没说话就被堵住了嘴,只是这一次,他嘴上不是棒棒糖,而是赵云澜带着甜味的吻。

“……小巍,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你开心或者难过,都可以告诉我,不必藏着,我这些话只说一遍,也没别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两人就这样抱着,沉默了许久,赵云澜感到沈巍轻轻吸了一口气,抱着他的手也紧了些,在他耳边几乎不可闻的说了句:

“云澜,我想吃糖”

等两人回到家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沈巍照常把两人脱下来的外套挂好,捋起袖子准备打开冰箱给赵云澜做点夜宵却被拉住手。

“不用做了,我吃糖就好了”

“吃糖怎么会饱,你的胃病必须好好养着,糖也少吃,否则对你的身体不好”

“沈巍,我说,我要吃糖”

赵云澜用一副小孩子的口气朝他说着要吃糖,眼里却都是沈巍。

看着人慢慢红了耳尖,点了点头,伸手抱紧了对方。

“这块糖我舍不得一下子全吃干净,得到床上细细品尝。”

第二天一整天,赵云澜都在听到特调处众人的抱怨。

“老赵,能麻烦您两位到办公室去撒粮吗?我的眼睛快要闪瞎了”

“老大老大,我的建议好吧?那这个月的奖金……”

“出去”

“诶好的!”

被众人赶到处长办公室的两人,一个面色红润如沐春风,一个全程一言不发,时不时皱一下眉头扶一下眼镜。

看到沈巍第无数次皱眉头以后,赵云澜立刻狗腿的伸手轻轻按着他的腰间。

“宝贝儿……”

“闭嘴,赵云澜,你这个月的糖我没收了”

评论(1)
热度(76)

© 林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