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材昱重度沉迷者

[毕深]万圣节番外

万圣节的糖(。ò ∀ ó。)

  时间线为现代
《我们相爱吧》录制结束,两人同居后
  10月31日,万圣节。
  陈深看着日历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今天陈深没有通告要赶,本想和毕忠良在家里过一个难得的二人世界。可在昨天晚上两人进行了生命的大和谐运动后,半睡半醒的陈深听到了毕忠良颇为歉意的说道:
  “我明天要去工作室拍万圣节的主题宣传,还要网络直播,可能得晚上才能回家了。”
  陈深清醒了些,却往被子里缩了缩,只留一小撮头发在外面。
  毕忠良把被子拉下来,看着闭着眼装睡的陈深,把人拉怀里顺了顺毛,
  “我一结束就回来,李默群都拉不住。”
  过了一会儿,怀里传来陈深闷闷的声音:
  “你说的,回来晚了我就把你那些酒就都送人,送给唐山海和苏三省。”
  “好好好,回来晚了任你处置,好伐?”
  “哼”
  于是陈深便睡到中午才起床,一打开手机微信朋友圈几乎都是各种各样的万圣节装扮照片。连唐山海都和徐碧城拍了情侣装扮的照片,陈深坐不住了,他决定要给毕忠良一个“惊喜”。
  晚上临近十二点,毕忠良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行程,经纪人刘二宝在送自己回家后便走了。毕忠良一个人乘着电梯到了家门口,正准备掏出钥匙,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毕忠良有种不好的预感,狗仔不可能胆子大到敢到家里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小偷。
  陈深呢?不在家还是睡着了?
  突然里面传来了一声重物倒地的响动,毕忠良不敢多想,慌忙冲了进去。
  屋里一片狼藉,电视上放着暮光之城的画面,沙发上地上都有红色的液体,像极了血。毕忠良不敢想像在他离开的几个小时里这里都发生了什么,陈深经历了什么,他不敢想像这是陈深的血。卧室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毕忠良冲进卧室,看见窗户大开着,陈深倒在地上,双眼发红,脖子上两个骇人的血洞,嘴里还在吐着血。
  “陈深!你怎么样了!发生什么事了?!”
  “老毕……”
  陈深喊了一声,突然猛地抱住毕忠良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嘶……小赤佬!”
  毕忠良抱着人,脖子被人的牙齿磨的刺痛,双手从腰滑到臀部,“啪”的一巴掌拍下去,陈深哼了一声松了口。
  “老毕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啊……”
  “重点长记性!”
  陈深从毕忠良怀里坐起来,盯着人的脸。
  “老毕你生气了?”
  毕忠良不说话。
  “你别气了,我难得有空在家你一天没陪我我都没生气”
  “……”
  “要不你也咬我一口?”
  陈深说着把本就是V领的领口拉的更大,凑到了毕忠良眼前。毕忠良看了一会儿,猛地把人按在地上冲着人脖子就张口,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诶老毕……等等……你别,嗯……”
  陈深挣扎着,他的脖子上有一条不明显疤,是以前拍爆炸戏的时候被玻璃划到的,成了疤以后不明显也没管,那里却变得特别敏感,一碰到整个人就软了,更何况,现在被毕忠良用牙齿又磨又咬的。
  “老毕……”
  陈深很傲娇,不管什么时候都很难看到他哭,可现在却被毕忠良硬生生折腾出了哭腔。毕忠良从他身上撑起来,看着眼眶微红的陈深。
  “小赤佬,知道错了没?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多害怕你会出事?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就跟你一起死,去找你把你绑起来,天天拴在裤腰带上,哪儿也不准你去!”
  “老毕你脑洞太大了…我怎么可能出事死了…我就是想吓吓你,今天不是万圣节么……”
   “还顶嘴是吧?”
  毕忠良低下头,又把嘴贴上了人的脖子。
  “别……老毕我错了”
  “还有呢?”
  “……不给糖果就捣乱?”
  “小吸血鬼!”
  于是又是一场生命的大和谐运动。
  两人一路从卧室地上到床上,又到浴室,之后又回到了床上,毕忠良惩罚陈深似的把人折腾得不行,最后逼着陈深带着微弱的哭腔喊了几声“哥哥”才罢休。
  陈深躺在被窝里,半睡半醒,想起了一件事。
  “老毕,我的糖呢?”
  毕忠良笑笑,下了床回来后却两手空空,陈深正准备说话却被一个吻吞了回去,一丝甜味在两人嘴里慢慢扩大。
  “嗯……”
  再分开时,一道银丝被拉断。
  “还是夹心的,腻死了……”
  “有水果的要不要?”
  “不要,我要睡觉”
  “睡吧”
  听着人慢慢变得悠长的呼吸声,毕忠良笑了笑,搂着人的腰闭上眼。
  万圣节快乐~这颗糖够甜么(๑Ő௰Ő๑)

  原谅我还是个小司机不敢开车,等我再修炼修炼,学习快的话,也许会在我们相爱吧结束之前开车上路~
  这是我第一篇正式着手写的小说,文笔不好,但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一个人喜欢看,我就会写下去,谢谢支持~

 
 
 

评论(15)
热度(73)
  1. Chick_Arlene林越 转载了此文字

© 林越 | Powered by LOFTER